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喘息的时间
    微微的睁开眼睛,为了矫正有些模糊的视线,拼命的眨了眨眼睛。看到了熟悉的天花板,这是我的房间没有错,温煦的阳光照射进我的眼睑,现在还只是早上吧。想要活动活动身体,但是全身发出了警告的悲鸣,即使只动一根手指头,全身的其他关节就像与之呼应似得,疼的要命。说起来自己受伤了,那个难道不是致命伤吗?

     这么想着的自己,只好忍着剧烈的疼痛,托起沉重的脑袋,朝着自己的腹部看去。被一圈一圈缠绕的的白色绷带,说明着那里确实受到过重伤。

     失去意识之前,看到了银铃的出现。应该是她及时治疗我的吧,看样子我要好好感谢她了。

     “呼~~”

     听到了酣睡声,我艰难的扭过头颅,看到了莱娜在我的床边趴睡着。有些意外却又觉得有些不意外,尽管相处的时间还很短,可也不难发现她是温柔的。

     不如说现在的感觉是凄凉多一点,一直以来都在家吃白食的那家伙竟然在这种时候没有陪着自己,到底在搞什么嘛,真是世态炎凉啊。但是这样武断也不是很好,说不定是有什么理由吧。话说银铃应该也回来了吧,连她都没有陪着我,却被莱娜照顾着。

     并不是觉得这样不好,虽然这样说也许很对不起莱娜,但是自己的内心深处,也还是希望能被许多人围绕着。那可能就是,所谓的家庭了吧。

     孤儿院的朋友们,老师们,也像莱娜那样,非常的温柔,真的是很怀念啊。

     不过,为什么自己会想到这种事呢?确实很奇怪的,难道是跟那个梦有关吗?话说自己……

     “做了什么梦呢……”

     完全的想不起来,就在要想出点什么的时候,却怎么也无法回忆起做过的梦,这也算是正常的吧。但还是想不由得嘲讽一下自己,毕竟自己的左脑和右脑,真的不会合作啊,做梦的时候是哪边来着?

     “唔嗯!啊……韩宁……你……醒了……”

     看样子因为刚才那句脱口而出的无心之言,惊动了在旁边睡着的莱娜。她究竟在我旁边睡了多长时间呢,还是说只休息了一小会吗,结果还被我给吵醒了。但是这种时候,还是要好好的回答她。

     “嗯,我醒了。抱歉了,让你又担心了。”

     莱娜从非常震惊的神色,迅速切换到喜悦的表情。说起来最近,一直都很让莱娜担心呢。明明不想让这孩子太担心的,不过这也是我的“日常”啊。

     不能说让她去习惯,但还是要尽量的避免过于危险的事态才行,以后不得不注意一下了。啊,如果这么说被贞德听到的话,又要被说教了吧。肯定会说什么“哪有那么好的事啊”“你想得也太简单了吧”“你为什么总是想这些无稽之谈呢”这样的话吧。

     不过也能理解,自己往往都是深处危险的环境,想要不受伤的解决,还真的是不可能啊,又不是什么漫画小说里的主角。

     “银铃……”

     她很快的跑到客厅,将自己醒来的消息报告给某人。果然,那家伙在这里吗,但是,贞德呢?话说银铃和莱娜什么时候搞好关系的?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吗?

     “银铃……姐姐……韩宁……醒了……”

     “…………”

     稍微等一下稍微等一下,嗯,只要小小的等一下,刚才,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忽视的话,那是错觉吗?那是错觉吧!对,一定是自己腹部受伤的时候,脑袋也受到了重创,致使自己的听觉出现了某种问题,绝对是这样的。

     “吵死了,就不能先让好好的做个梦吗,我可是最大的功臣诶,这点小事都不能满足我吗。还有啊莱娜,我不是说了他一定会醒过来的吗,你也太爱大惊小怪了。要是他每一次因为受伤而昏迷的话,难道你还天天都要像这样,持续这种不断亢奋的状态吗。”

     看样子银铃已经和莱娜解决了那场误会,就是那天银铃莫名跑出去的问题,现在的关系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吧。

     “嗯……您……说得对……银铃……”

     这也算是让我欣慰的事情了吧,至少莱娜她,多了一个朋友。

     “……姐姐……”

     “…………”

     前言撤回,这哪里是没有任何问题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如说问题更严重了,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状况?如果下一次我持续昏迷一段时间的话,我醒过来后是不是世界已经就此终结了?

     “你还真的是大难不死啊,我向稻荷大人借来的术式,风险也是挺大的。如果给其他人施展的话,一次就已经是肉体所能承受的极限了。你果然是特别的呢,连续给你施展了三次,身体都没有垮掉的迹象,该说真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才对吧。”

     银铃走进我的房间内,在那里高高在上摆谱的自说自话。

     “啊,不过会稍微有些副作用啦。这是当然的吧,你可是受了致命伤哦,想要一下子就痊愈,哪有那么方便的事情啊。我给你施展的术式比起法术一类的,更像是研究诅咒时衍生出来的副产品一样的东西,所以你现在会稍微有点疼痛感,习惯了就好。”

     “这哪里是稍微有点疼的程度啊,只是稍微动一下手指,全身就像没连接线的木偶那样,随时会散掉的那种疼好吗。”

     其实在受伤的那一刻,就已经想到了自己没有那么容易会被治好。即使贞德让我尽快的凭依,但那也只是续命的一种方式罢了,结果上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改变。

     “你还能贫嘴,就说明你也好的差不多了吧。那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对吧。”

     她又要离家出走吗。但是对着我说要离开,真的算是离家出走吗?说起来这些事都不重要,她不在的日子少了一个吃白食的也算是一件幸事,所以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才不会去管,不如说我还要感谢她的离开呢。

     “银铃,其他的事稍后再说,我倒是有个很严重的问题要问你。”

     因为那所谓的术式的副作用,现在全身疼的不得了,所以我最多也就是稍微动动嘴皮子,能够转动一小下脖子的程度。我就以躺在床上的这种姿势,开始向银铃问起一直很在意的问题。

     “嗯?你想问什么啊,那么郑重其事的,是有关那个神的事情吗?不用担心,最近我都不会离开的,直到你们解决这件事为止,快点感谢我吧。”

     “是吗,那还真是灾难呢。”

     听到这种落空的回答,怎样都无法高兴起来呢。

     “喂,等一下,你说灾难是什么意思啊,你给我把话说清楚,现在立刻马上此时此刻!”

     先无视掉她莫名其妙的怒吼,如果跟她一般见识的话,几天的时间都不够用,这里就先退一步吧……还是半步好了。

     “真够啰嗦的,我知道了,会给你解释的,总有一天……不要用那种埋怨的眼神看着病人啊,不说废话了,我不是想问那名战神的事情,现在那些都不重要,我要你如实的回答我。”

     银铃有些不能接受,撇过头去斜眼的看着我。虽然这家伙有的时候很爱闹情绪,但其实和贞德一样,刀子嘴豆腐心。如果有求与她,那么她肯定也不会尽数拒绝的,还真的是两个麻烦性格的人呢。

     “那你到底想问什么?”

     这件事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其他的不重要吗?不可能不重要,但是事情也有事情的优先度的,什么轻什么重,我还是分得出来的。神明灭世?管他的。阿瑞斯会杀掉我们,那也无所谓了。眼下最重要的,果然是我听到的那个了……

     “为什么,莱娜,会叫你姐姐?”

     我问出了从醒来到现在一直很在意的问题,不如说这才是现在最不可思议,最需要解答的难题。

     但是银铃只是眨了眨眼睛,就那样有些不理解我的眼神看着我。最终好像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你是想问这个啊。啊,对哦,你是我的男人,那他应该叫你姐夫吧,还是说你其实是喜欢哥哥这个称呼?”

     “…………没有,那个意思。”

     “喂,你这半死不活的变态家伙,刚才那下停顿是什么意思,你这不就是个大变态嘛。”

     “唯独不想被你说,还有别给我说两次变态。好了,快点给我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旁边的莱娜微微的歪起头,也不知道她是没有听懂我们谈话的意思,还是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总之先将她困惑的眼神抛在一边,先听听罪魁祸首怎么说吧。

     “那可是一段佳话啊。”

     银铃有些迷离的看向窗外,就好像在感慨着什么。我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不行,现在还不能发飙,我倒要看看她所谓的佳话是什么意思。

     “根据你的回答我会考虑要不要留下你。”

     可不能让莱娜跟着她学坏了,如果哪天莱娜也要离家出走的话,毫无疑问,一定是眼前的这家伙的锅。

     “你还真的是只对我不客气啊,不过没关系,我可是很大度的,你就给我躺在那安静的听着这充满感动的瞬间吧。”

     这只蠢狐狸,要不是不能动,我真的好想打飞她。

     “从哪里说起呢……”

     银铃越过莱娜,拉起她先前坐过的那把椅子。

     “果然还是要从昨晚到家的那一刻说起呢。”

     1

     贞德托起韩宁的头,银铃拉起他的双脚,敲响了自己的大门。莱娜小心翼翼的打开一点门缝,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是我们,莱娜,快把门打开。”

     贞德透过门缝,让莱娜确认她的真容,莱娜迅速的打开了防盗门,准备扑上去抱住贞德。但是她还是停止了这种做法,因为她看到了下午跑出去的我,以及被我们两人合力才能抬起,并处于昏迷状态的韩宁。

     “韩…宁……怎么……”

     “继续挡住门口真的好吗,这家伙,怕是会没命的哦。”

     也许还是因为他们收留了这个稍微比我可爱一点的女孩,让我有些抵触心理吧。自己也不是不明白,这就是一直以来我不曾忘记过的,名为嫉妒的心情。

     那个叫莱娜的,听到了我的说辞,肩膀大幅度的颤抖了一下,连忙让开了道路。这期间贞德却有些恼火的看着我,我当作没看见,毕竟我说的也没错啊。

     进到客厅后,先把韩宁放到沙发上,我就像脱离绑绳的顶梁木一样,顺势倒在了旁边的沙发上。虽然自己的肩膀不是很累,但还是做做样子比较好。我用拳头轻捶自己的肩膀,看向一旁那个快要哭出来,稍微比我可爱一点的女孩。

     “别老一副哭丧着的脸好吗,韩宁还没死呢,你要是有那时间在这里流泪的话,还不快去找找急救箱。”

     那个稍微比我可爱一点,就真的只有稍微的女孩,像是回过了神,想起什么似得看着我,便匆忙的准备扭头走向卧室。

     “不用了莱娜,我已经拿来了,我们给他处理完伤势之后,你陪着他就可以了。不用担心,他是绝对不会有事的。”

     提着透明盒子的急救药箱从卧室里走过来的贞德,温柔的抚摸着莱娜的头发,顺便用一如既往的眼神看着我,继续无视掉。她将药箱放到桌子上,跪坐在地的准备用剪刀剪开他的衣服。

     “喂!等一下啊,你别随便破坏他的衣服。就他那守财的个性,肯定会和你生气的。”

     我根据韩宁的性格说出了最有根据的可能性,但是她依旧拿起剪刀剪开了他那沾满血迹的衣服。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要是能好起来他说什么我都会听的,再说这件衣服,都已经破成这个样子了,还能怎么穿。”

     穿在韩宁身上的衣服,不知道是不是经历了数场战斗,都已经占满了尘埃和泥土。甚至在和那个叫沃特克斯的天敌战斗的时候,腹部受到了重创,占满了鲜血,并且衣服上还有一道割开的小洞。

     贞德把剪刀放到饭桌上,不禁对着韩宁腹部的情况睁大了眼睛。就连身后一直站着的那个,稍微比我可爱一点的女孩,也不忍直视的捂住了嘴。

     尽管已经用术式做了紧急处理,但那里还是留下了莫大的伤疤。紫青色,像是被灼烧过并做完手术的样子,伤他的利刃的形状完美的被保存了下来。

     “这个,就不能想想办法吗?”

     “现在担心他的形象,还不如想想怎么治好他比较现实吧。而且我觉得他有伤疤还挺帅的。”

     “哪里帅了,他还只是个学生,不应该,没有必要背负这种伤痕的。就不能用你的术式做点什么吗?”

     看着骇人的伤疤,有气无力的问着我。我究竟该怎么回答呢,她好像误会了什么,毕竟术式不是万能的,再说那也是我向祖先借来的。

     不过也是呢,在这个时代拥有这种伤的学生,那究竟是经历过什么才能受到这种程度的伤害啊。跟我所在的那个时代不同,像他这种年纪的,大半数都是战死沙场的,即使活着,身上也有着无数的伤痕。

     即使不为眼前的这两个人所考虑,也得为韩宁的以后着想。如果伪装成做过手术的痕迹倒也不是不行,但是看到这两个人的神色,是不会同意的吧。

     “办法有是有,不如说是存在这样的术式的。”

     “那你还在等什么?”

     “你冷静点听我说完,但是那个术式太危险了,正常人根本没法承受,搞不好我们就直接成为杀害他的凶手了。可以的话,我也不想使用。”

     贞德她咬牙切齿的看了看韩宁,就像是要咬碎自己的牙一样,下定了决心。

     “即使现在什么都不做……”

     她的声音缺乏了平时那种震慑力,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是这种状况。

     “即使什么都不做,他这样下去也还是会死的。是可以还是不可以,我们就赌一次吧。”

     究竟是什么时候呢,自己是什么时候,看到过快要哭出来的贞德呢?啊啊,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啊,那个时候,韩宁也是受到了频死的重伤。即使她非常的想哭,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因为她相信韩宁会活过来。

     不过躺着的这家伙,真的是喜欢沾花惹草啊,明明身边不就有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嘛。说着说着自己都有点想哭了,就算他知道自己的情况,最后也要试着拯救我,所以我才会迷上他的不是吗。

     就在想着其他无关紧要的事的时候,有人握住了自己的手。那个稍微比我可爱一点的女孩,眼睛含着泪珠的看着我。

     “请……救救……他……”

     真是的,韩宁班里的同学们也好,这两个家伙也好,怎么都是这种人啊。尤其是女人,明明就只是比我稍微可爱一点,现在却完全不可爱。

     “好啦好啦知道了,那就赌一次吧,先说好,我可是相信这家伙能挺过来的。”

     皱着眉头看着我的贞德像是松了口气,而这个稍微比我可爱一点的女孩,握紧了我的手露出了喜悦的表情,但随后又像是注意到了什么,马上松开了握住我的手,便连忙道歉,一副非常抱歉的表情。这家伙还真是够忙的,明明就比我稍微可爱一点嘛。

     “但先说好,我只用一次,如果情况不对,我可是会随时终止的哦。”

     贞德和那个女孩点了点头,但其实告诉她们这些没有意义吧,施行术式的是我,能够阻止的也是我,那么又是为什么要和她们说这种事呢?

     啊啊,可能是我在担心自己吧。我好像没有告诉她们,就连韩宁也不知道,如果术式被迫终止的话,那么施术者就会遭到反弹这件事,和诅咒的情况是一样的。

     我跪在韩宁的旁边,闭上了双眼,双手合十,开始向自己的祖先祈祷进行对话。

     说到底术式本来就是在研究诅咒时,产生的一种新现象。威力到比不上诅咒的程度,但是遭到反弹并且足以致命这点却不尽相同。

     “妾身的祖先,伏见稻荷大神,宇迦之御魂神啊。”

     既然和她们都说了这种无关紧要的事了,却又没有告诉她们实情,看来我自身也是很矛盾的啊。

     “妾身为极致之红的供奉者,愿献予极致之红。”

     不过也确实是怪事呢,即使自身的想法很矛盾却没有产生一丝的不解。

     “以妾身的血液为祭,将命之滴赠予此身之主。”

     看来我也是被感化的一员啊,不过说的也是,毕竟是我迷上的男人,这种程度的怎么可能会死。

     “妾身乃九尾狐之空铃幻狐,银铃在此奉贡。”

     当然是选择相信他了。

     我咬破自己的手指,写出那个常人无法承受的字样。那像是个变圆的“真”字,周围依然有着无数的小字包围着这个“真”字。写完后,字体发出耀眼的黄色光芒,我用手按在字上,开始朝着韩宁的伤势那里压去。

     与之前的术式不同是肯定的,但是也不是那个术式的强化版。先前所使用的术式,是“分解”,分解一切的事物,利器、伤口、缺失的空洞尽数分解的术式,但终究是做不到治愈的效果。失去的血液只要进行输血就好,但是受到的神经血管已经内脏的伤害,还是必须要承受的。

     现在的术式是不同的,不如说这才是真正的治疗术式。如果要说为什么一开始不用这个,那我肯定会回答,因为根本就没法用。

     这个术式顾名思义,就是“治疗”。但是那不是普通的治疗,不像小说啊漫画里那样,说能够治好你就治好你,还无需支付任何代价。

     现在使用的术式,本身就是一个活性细胞的作用,但这毕竟是从诅咒里衍生出来的,所以效果会不尽人意。断然不是没有起到太大的效果,而是效果太强了。

     如果手指被扎破,那么不用多长时间手指的伤口自然就会好,那是人体的治愈因子再起作用。而这个术式就是强化那个活性细胞,使人体的治愈因子达到极致的效果。

     但是要是对一个没有受过伤的人使用这种术式,如果轻一点还好,就像是达到过于高涨兴奋那样的程度。如果是现在这种全力使用的话,那么毫无疑问,那个人会因为细胞太过活跃,全身血管会发生爆裂直至内出血过多而死亡。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的确可以作为无敌的杀手锏来使用。但是现实终归是现实,难道每次发生战斗我都要过去对那个人说“让我使用一下杀手锏吧”,究竟要多蠢才能干出这种事情啊。

     如果要我假装投靠敌人在使用这种术式,那就根本是不可能的。当然,这不是我本心所想的,为了韩宁我什么都会做得出来,但是真到那个时候,我是无法使用术式的,正确来说是我无法向先祖大人那里借来使用。

     当初先祖大人,稻荷大人就是为了避免争斗才会选择这种无法在战斗中发挥作用的没用术式。原因当然是爱上了人类,所以向她的同族,她的后代,也就是我们这些九尾狐,制定了三个规则,那就是借用术式的时候,绝对不能违背本心,不能违背自己心里所想的,不能违背自己所相信的事物。

     虽然很在意第一个和第二个不是相同的规则嘛,但先祖大人这样说了,那就肯定有她的理由,这不是我这种无名小辈所能理解的。其他的九尾狐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但大多数都是被当作恶妖祸害人类的怪物,但是一小部分却能使用术式,那么就只能说明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他们都是爱上了一个人类,这才是使用术式,遵守规则的大前提。

     不过还真是厉害,不对,这已经不是厉害的程度了,这应该说是,真的是只有特别的人才能够承受这种术式的。普通人的话,不过十秒钟就会痊愈,但是那个时候我要是终止的话,我就会遭到反弹,如果不终止,那个人最后就会死。

     说它是双刃剑就有些极端了,不过这种状况,怎么想都是脱离我所认知的事实的情况。究竟,韩宁是什么人,贞德隐瞒了什么吗?我早就做好了被反弹而死的觉悟,这样我也不会真正的死去,我会永远的活在韩宁的心中,我一直靠着这个理念而行动的,但是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术式快要消失了,他竟然只恢复了一小点的程度。

     黄色的光芒随之暗淡,术式完全的消失了,我不断的喘着粗气。

     “好厉害,呼!”

     这个术式比想象中还要浪费体力,不过这都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韩宁,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

     “喂,笨狐狸,失败了吗?为什么他还没有醒过来?”

     贞德有些忍住颤抖的质问我,她也是很担心吧。旁边那个稍微比我可爱一点的女孩,紧紧的攥住贞德的衣角,同样不安的看着我。

     “不可能,会,失败,呼……不如说,很成功,才对。”

     术式没有失败,非常完美的发动了,但是结果却是他没有醒过来,腹部的伤口只是变得小了而已,所以也不能说没有效果。可是究竟是为什么,不管是多严重的伤,只要没有心脏停止跳动,都理应会在一个术式的时间内痊愈的。

     我自己都有些不寒而栗,因为我想到了什么。自己没有失败,术式也没有使用错,效果也是没有任何差错,那么,韩宁,你到底是什么?

     怀着这样疑问的我,看向贞德,她只是满怀担心的看着还在昏迷的韩宁。看来现在问她不合适,等有机会的时候在问吧。不过也没有必须问的必要,因为不管韩宁是什么,我都会从内心底爱着他。

     “你们不用,这么担心。”

     我现在非常累,所以就往侧边一倒,倚靠住沙发的边缘。

     “你们看,伤口,变小了,不是吗。在使用一次,两次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

     自己也拿捏不准,但是最多也就使用两次的程度。这个术式绝对不是对什么拥有特殊体质的人持有特殊待遇的,听都没有听过,现在也只好相信他自身了。

     “你不是说这个术式,有危险吗?那你为什么还能断言即使给他使用?”

     应该说不愧是贞德,明明担心的要命,却一如既往的那么冷静,还是说这是从想要安然无恙的保护他为前提而出发的冷静吗?

     虽然是自己说过的话,但是现在的状况却有些异常了,要想办法圆过去才行。

     “那个啊,其实是,会变老。”

     “啊?什么?”

     “这个术式是,活跃人体的细胞,让它们强行快速自愈,但是,对于受些小伤的人来说,会变快,直至皮肤老化。”

     贞德有些难以接受,只是想了一小会,就对我抛出了问题。

     “那你为什么还要说会有危险,你自己也说要赌一次,还说什么可以的话不想使用,有危险会自己终止,那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怎么看都不是小伤吧。”

     果然没有办法简单的蒙混过去,韩宁是不是特殊的体质有待商权,这种事还是不要说的比较好,那样的话,只能使用那句万能的话了。这句话不知道在多少关键时刻救过自己的命。也拜此所赐被当成笨蛋了,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这个笨蛋我做定了。

     “对不起,我忘了。”

     “……”

     “……”

     “毕竟,这个术式也不常用啊,会忘也是能够理解的吧。”

     “你还真是个蠢狐狸啊。”

     看样子是蒙混过去了,果然自己不习惯说谎呢。

     “那你什么时候在使用一次。”

     可以的话我也很想现在使用,但是我太累了,从下午开始,就什么都没有吃过,又是战斗又是使用术式的,还走着回来,真的已经没有什么多余的力气了。

     “能不能让我多休息一下,最好能给我点东西吃,我现在很饿很累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我瘫在沙发边缘上,以博取对方的同情。

     “唉,真拿你没办法,我记得还有速食泡面,你吃那个没问题吧。”

     “那就那个吧。”

     贞德叹了口气,走向旁边的灶台,拿出所谓的速食泡面,开始烧起热水。

     我想趁这段时间闭目养神一下,结果我瘫在沙发上的手,被人握住了。

     扭过头去看,是那个稍微比我可爱一点的女孩,眼睛啜着泪水,但是非常开心的笑着看向我。

     “谢……谢你……帮助……韩宁……”

     我是真的很不习惯这种事情,被人道谢什么的,很难为情的,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对方感谢的心情。上一次被人感谢,不是别人,就是躺在这的韩宁,在上一次的话,那是几百年前的事了吧。

     不管怎么说,不习惯归不习惯,我也不是那么没有教养的人,就算是嫉妒……讨厌这个稍微比我可爱一点的女孩,我也要好好回应人家。

     “没什么了不起的,举手之劳而已。”

     大骗子,我真是个笨蛋,这个时候在她面前故作镇定是要怎么收场啊。明明就累的非同小可,这时候我还要为我那渺小的自尊心找借口,我要变得讨厌自己了。

     “毕竟,这家伙是我的恩人呢,如果不救他,我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

     这回算是说出了真心话,而且就算贞德和这个孩子不求我,我也会想尽办法救他的。

     “嗯……我们都……是……不能……没有他……”

     “……”

     总感觉这句话拥有很大的危险,火药味非常的浓郁,难道这是在挑衅我,向我下的战书?

     “因为……他救了……我们……啊……”

     “……”

     原来是这个意思,还以为她要和我抢未婚夫呢。说的也是呢,只不过就是长的稍微比我可爱点,怎么可能会抢走韩宁呢。

     “在这方面我可是大前辈呢,你以后可要好好尊敬我,听懂了吗?”

     “嗯……知道……了……银铃……?……前辈……”

     哇啊,这是什么称呼,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好喜欢你!!!”

     “!?诶?”

     “喂!那边的蠢狐狸,别随便教坏莱娜多余的事情,先不说我,韩宁可是会杀了你的。”

     贞德还在灶台旁等待着烧开的热水,却一直在听着我们的对话。

     “还真是够失礼的啊你们,我哪有教坏她,是她自己要这么叫我的,对吧,可爱的可爱到极点的莱娜?”

     被我抱在怀里死死的挣扎着,却叫到名字的时候不断的点头表示我说的没错。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贞德一直在扶着额头,她是遇到什么烦心的事了吗?

     算了,不管她遇到什么事了,都跟我没有关系,那是她自己需要解决的事情。仔细一看这个稍微比我可爱一点的女孩,不是非常的可爱嘛。啊!对了。

     “呐呐,莱娜。”

     被我第一次正常的叫到名字,莱娜先是愣了一会,随后又歪过了头。讨厌,这个样子不也是超级可爱的嘛。

     “你叫我‘姐姐’试试看。”

     莱娜歪到一旁的头变得更深,虽然很疑惑,但还是照做了。

     “银铃……姐姐……?”

     “!”

     !!!!!!!!!!!!

     啊~~~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有这样可爱的生物,我却今天才知道。

     “再一次!”

     “银铃……姐…姐……”

     “再一次!”

     “银…铃…姐……姐……”

     “再一好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要杀了我吗,会烫死人的。”

     “正确来说是烫死蠢狐狸,真心的求你了,今天就别做让我意外的事情了。明天还有好多事要提前去做,你就不能乖乖的吃完饭然后治疗韩宁,最后睡一个安稳觉吗?”

     我沉浸在莱娜用甜蜜的语言称呼我的时候,被一旁拿着烧好的开水壶烫了一下脖子。拜此所赐,某种意义上我是真的恢复精神了。

     就算是故意拿热水袭击我,我也不会计较,现在的我很开心,好想听到更多哦。

     “银铃……姐姐……没有事……吧……”

     说真的,这个世界真的可以到毁灭的程度了。竟然没有发明出能够形容莱娜的词语,什么像棉花糖一样的柔软,欲罢不能,什么如同放过果酱的蜂蜜一样的甜腻,都无法诠释眼前的这只生物,这家伙真的是人类吗?还是说其实是跟韩宁是同一个物种?

     “没事没事,我已经习惯了……为什么我自己说出来的话伤害会那么巨大,总之这点小伤没有问题的,我的身体机能和你们人类的不一样,很强的,不需要担心我哦。”

     虽然这么说,疼痛感却还是有些残留,但是这种时候,一定要逞强。

     “好吧……那……我来帮……银铃……姐姐……泡面……”

     “……”

     等韩宁痊愈之后,就开始商量收养这个孩子吧。

     2

     “能收养才有鬼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到这只笨狐狸的自述,中途我就已经想要暴走了,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唯独最后这句话,不能轻易的放过。

     “你是不是脑子里的智商不够用了,你为什么会这么笨?”

     “嗯~~也就是说你不想收养莱娜喽?”

     “…………不、不是这个问题……”

     “喂,变态混蛋家伙,你看着我说话,应该说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次。”

     眼前的银铃一点点的靠近我,总感觉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冷漠,那一定是错觉吧。对啊,那肯定是错觉,现在主导权可是在我的手里啊。

     话说我真的没有想歪哦,是真的,不管这只蠢狐狸说什么,我都还是很正直的,绝对不会对莱娜有什么想法……的…………

     “咳咳。总、总之,事情我已经了解了。如果是莱娜本人的意愿的话,我会尊重,这样就可以了吧。”

     “哼~~~”

     她应该是想说“哼!”吧,可是为什么要拉长音调呢,还有请别用那种看死在杀虫剂中的蟑螂那样的眼神看我。

     “那个、贞、贞德呢?”

     “她昨天说今天会有很多事要提前安排,就出去了。”

     我不解的歪过脑袋。

     “安排?什么意思?”

     银铃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扭头准备走向客厅。

     “当然是帮你去请假了啊。怎么,你还想这种状态下去上学啊,还是说你想让我们几个女人给你抬过去?呜哇~~你的喜好还真是独特呢。”

     “别给我瞎填多余的设定,那个样子去学校的话,各种意义上我都会被抹杀掉的吧。不过那家伙没问题吧,虽然是有几个人认识她。”

     “没问题的没问题的,你就相信那个永远的十七岁吧。她在各种意义上很会处事的,所以你就大可安心的养伤吧。啊啊啊,我想睡个回笼觉,那么有事再叫我。”

     银铃背对着我挥了下手,准备回到客厅的沙发上继续睡觉。

     “银铃!”

     我叫住了她,虽然先前是一起互相耍宝,但那也不会致使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什么变质的地方。

     “又干什么啊。”

     “我知道你很不习惯这种,但我还是想说……”

     “别这样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部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吗,别跟我道谢。”

     即使是这样,该说的还是得说出来。

     “我知道,但我想说的不是这句。”

     “啊?那你想说什么?”

     “欢迎回家,银铃,你能回来帮助我们,真是帮了大忙了。”

     “……来这招啊,算我服了你了,我真的要去睡了,别在叫住我了。”

     我已经把想说的说完了,虽然多了个吃白饭的很心痛,毕竟那也是真心话,好歹也算一个家庭吧。

     旁边的莱娜默默的笑了一下,在她看来,我们之间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相处关系呢。当然这没有要排除她之外的意思,只是,想要她能够不那么拘束自己,从内心里把自己当成我们的一员。

     这种事情是不能够当面说出来的,这得靠她自己去明白才行。就好比上数学课的时候,老师把所有的答案告诉你,却忽略了过程,那么临近考试的时候,除了自己是没有老师能够帮助自己的。

     不过自己为什么要想这种事呢,究竟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自己,非要揪着“家庭”这个字眼不放呢?

     不行,想不出来理由。索性也不去想了,今天难得的能有个假期,就睡个懒觉也没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