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敌增
    艾士将双手抬了起来,周围的尘埃、尘土,如同巨大的海啸朝着弥莎铺压过去。克劳斯的体力差不多已经空了,很难再动起来,旁边的弥莎毫无不犹豫的抓住了克劳斯的衣领,向自己的后面跑去。

     “喂,你这家伙,别干多余的事情。”

     “你自己根本就躲不开吧,这种时候还是老实的道谢比较好吧,大叔。”

     “啧!”

     巨大的尘埃海啸越来越接近,并且逐渐变高,克劳斯还在逞强的跟弥莎发着牢骚。弥莎用力的蹬着地面,朝着前方跳跃了过去。

     在一个拐角处,弥莎左手拎着克劳斯,在落地的一瞬间,她原地转了个圈,面向那一片巨大的尘土海啸。右手拿着的巨大剪刀,朝自己的左肩膀处摆好,金光逐渐收缩进剪刀中。

     “你们两个!”

     听到喊声的弥莎微扭过头看去,在墙边瘫坐着那个面无表情的女人,这说明巴泽特的战斗获得了胜利。

     “皇姐,很糟糕呢,不管是我的样子,还是对手的强大。”

     说话的是被提着衣领的克劳斯,天蓝色的眼镜有一面的镜片破碎了,眼角上残留着已经发干的血迹,左手臂有一块血肉被剥了下来,并被鲜血所覆盖,

     看到那种惨样的克劳斯,巴泽特重新将两把光枪显现了出来。而这时弥莎将吸收完金光的剪刀,用力往前一挥,巨大铺压过来的尘土海啸,开始向后倾倒。

     “我说,律师姐姐,能够把那边的那个女人当做人质吗?”

     因为弥莎的这句话为契机,突然巨大质量的冰柱从弥莎跟克劳斯的上方落下,弥莎一个后跳跳到了后方,但因疼痛而扭曲脸庞的克劳斯咬紧牙关忍耐了下来。

     并且在冰柱的周围扬起了数量不小的,不对,那是异常多并且像是有意识的尘土向巴泽特的方向袭来。

     巴泽特眼看不妙,将左手的光枪消失,想要伸出手连同弗蕾姆一起救走,但是弗蕾姆却拍掉了那只伸出的手。她朝另一个方向伸出了手,那是尘土袭来的方向。

     但是在那之上,白色的冰板在蠕动的尘土上滑行,那上面站着一个人,是弗蕾姆的“男朋友”,弗洛斯。

     “……弗洛斯。”

     “你、没事吧……”

     眼看以惊人的速度接近弗雷姆的尘土,巴泽特也看到了弗雷姆的“男朋友”在上面,她认为不会有事。所以巴泽特直接朝着不会被尘土覆盖的,前门那一片的空地跑去。

     而弗洛斯也抓住了弗雷姆伸出的那只手,两个人相拥到了一起,尘土也在一段的距离停了下来。巴泽特也跑到了弥莎落下来的地方,克劳斯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力气了。

     “我说,皇姐,为什么不抓住那个女人?就算伪善也要分清楚时候,对吧!”

     巴泽特直面克劳斯对她的愤怒,而巴泽特这个时候什么都没说,静静地看着克劳斯,反而却是弥莎在调解。

     “好了好了,这个时候更应该冷静一点。大叔也是律师姐姐也是,在敌人面前我们还要搞内讧,只会让我们自取灭亡的哦。”

     弥莎站直了身体,稍微往前走出一步,将剪刀插在地面上,直视着对面汇合的三人。而两边的克劳斯跟巴泽特都惊讶了起来。

     “那个只会嘻嘻的恶心笑着,动不动就要跟人干架的疯女人哪去了?”

     “还真是稀奇,你竟然也会说这种话,是说跟你现在的样子有关吗?”

     两个人都对做出劝解的弥莎感到了违和,但同时又在心里想着,明明接触的时间不长,却还是感觉到了弥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

     “要说是的话,也对。就像律师姐姐说的,我现在既是毒岛弥莎,也是开膛手杰克,嘻嘻嘻嘻嘻嘻。”

     听着这些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意思的话,克劳斯和巴泽特同时皱起了眉头。

     “不过我的事无关紧要吧,旁边的大叔已经不行了,就剩下我跟律师姐姐了。而对方还是三个人,我认为那边那对一男一女的合力才是最麻烦的存在。”

     “别随便把别人说成累赘,只要那个男的说出最后一个『关键词』,就是我的胜利。”

     “不,虽然说的比较委婉,但就像弥莎说的,事实上你现在就是个累赘。你的能力我或多或少也了解,那还不如就用在关键的时候,是你的话应该没问题的。”

     “怎么,你这是在关心我吗?可以的话,我希望能订个海景房,再让你好好的照顾我呢。不过,加上未成年的学生,那我可还真是没有遗憾了。”

     “这样的话,我觉得我可以成全你哦。虽然不知道接下来的战斗,会不会有什么流弹啊剪刀啊之类的飞过来就是了。”

     “既然嘴皮子还那么利索,那你就是能够自保了吧。我会使用全力,到时候这个地形有些改变也是在所难免的吧。”

     “……对不起,我知道了,我会尝试在后方看清楚状况的。”

     “哼。”

     坐在地上的克劳斯尝试着单膝跪起来,露出虚假的笑脸来博得两个人的原谅;弥莎毫无意义的扭动着脖子,而巴泽特只是勒紧了戴在手上的黑色皮手套。

     “杂碎们,废话说够了吧!我要把你们三个人同时凝固起来,在把你们的身体重新组合,让你们成为那种不男不女的的怪物!不过高兴吧,这个世界啊,也还是有会对你们那种状态感到兴奋的变态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从对面传过来的龌龊的喊声,三个人都很漠视的对待。弥莎一直舔着嘴唇,想要与艾士再次对战。巴泽特用那双上吊的眼睛观察着那边那两个互相搀扶着的“情侣”。

     “我先上了哦。”

     说完这句话,弥莎用力蹬着地面,以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来到了艾士的眼前。

     艾士看到近在咫尺的弥莎,扭曲了脸庞,破口大骂了起来。

     “你这个,蛆虫啊啊啊啊啊!”

     她甩动着双手,围绕在她周围的尘土,很快就形成了锯齿状,而弥莎想着在被击中之前,先剪断对方的脑袋。

     但是,随着咔的一声,弥莎只剪断了巨大的冰块。弥莎眯细了眼睛看向旁边,认准了那个碍事的人的脸庞,面无表情的人偶。

     可自己也是处于命悬一线的状态,这时出现了一把发着白色光的长枪,瞬间击碎了准备咬掉弥莎身体的锯齿状尘土。

     弥莎在半空中扭动着身体,让自己往侧边落下,然后迅速的起身跳开原地。

     “捡回一条命了呢,老太婆。”

     “彼此彼此吧,婊子!”

     两个人无言的看着,此时在艾士的后方,飞出了数根白色的小冰柱。弥莎迅速的将手中的剪子一分为二,逐个打落下去。

     艾士也没放过这个空隙,她利用尘埃再次显现出了巨大的螺旋锥,虽然只有一根,但是却是比之前的还要大一倍。

     在尖头至柱身的那些平面上,还能看到各有大小不一的圆锥状的尖头突出来。

     “不管你的全身有多少个洞,我都能找到依然会喜爱你的满身油脂的大叔的,哈哈哈哈哈。”

     话音一落,螺旋锥的旋转速度更加快速,朝着还在打落冰柱的弥莎撞过去。

     但是那根螺旋锥停在了半空中,而且不断从弗洛斯手中飞出的冰柱也停止了,弥莎也从那非常尴尬的位置中脱离了出来,朝着那个可恨的艾士看去,发光的白色长枪正在抵着艾士的喉咙。

     在她身后看到这一幕的弗洛斯也停下了发射冰柱的手,艾士的额头留下了一滴冷汗,落在了那根光枪上。

     “辛苦你了,弥莎,这样就能够阻止她们了。”

     “我说啊,你,该不会,是把我当做诱饵了吧?”

     巴泽特没有松懈左手的力道,直勾勾的看着瞪向自己的弥莎。沉寂了一会,却是艾士先开了口。

     “就算,就算抵着我的喉咙,我的命就在你们的手里,我也没有理由不去攻击你们,这群杂碎啊啊啊啊!”

     原地咆哮的艾士掀起了一阵飓风,周围的尘土开始不规则的旋转了起来。巨大的风压不断往外扩散,猛力撼动着弥莎跟巴泽特,就连最外围的克劳斯也受到了牵连。

     “怎么回事,那家伙!”

     “喂,快点杀掉她,总感觉有什么不妙的事情要发生了。”

     巴泽特听见弥莎的喊叫,犹豫了一下,结果光枪朝着天空飞了出去。

     就在巴泽特犹豫的那一瞬间,从艾士的正下方,有一股黑色的物质像间歇泉那样,喷发了出来。

     那黑色的物质打掉了一直抵在艾士喉咙上的光枪,还擦破了艾士下巴上的一点皮。

     然后积攒的尘土越来越多,全部都吸附到那黑色物质的周围上面。就如同给一只凶猛的野生肉食动物披上了盔甲一样。

     “……艾士”

     “你冷静点……”

     “都给我闭嘴!我要杀掉他们!”

     “你够了,艾士。”

     “!?”

     突然从空中传来了一道有些粗犷却又有些豪迈的声音。

     “什么,增援吗?”

     努力抬起头的克劳斯漏出了声音。巴泽特则是迅速从左手再次显现出了光枪。飘着金色长发的弥莎,也握紧了手中一分为二的剪刀。

     随后有什么东西坠落了下来,巨大的声响,掀起了不同于艾士的暴风,强烈的风压吹动着外围的克劳斯身边的长草。

     当弥莎跟巴泽特看清楚坠落下来是什么的时候,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都是坚韧的肌肉,肌肉上覆盖着骇人的伤疤,脸上更是如此,仿佛再说这个人就是一名经历过生死线边缘的战士,不对,是一名豪杰。

     “斋、恩特……”

     “你这不是很冷静嘛,如果你不冷静点,我可真不知道你的命运会是如何呢。”

     咕!

     听到这话的艾士,咽了口口水。旁边的弗洛斯跟弗雷姆也稍稍的后退了一步。

     “你、您来这里,是干什,是因为什么?”

     斋恩特露出凶悍的笑容,目露着凶光,看向了艾士。

     “当然是,执行『任务』来的。”

     一旁的弗雷姆跟弗洛斯露骨的后退,站在原地的艾士止不住的颤抖,全身流下的已经不能算是冷汗了,那是紧张到极点,害怕到极致的模样。

     始作俑者的斋恩特却面向了弥莎她们,回归到平常的表情说道。

     “放心吧,不是你们。”

     听到这话的弗洛斯跟弗雷姆吐出了一口气,而艾士则直接瘫坐到了地上。

     “但是,你刚才是不是用了【那个】了?”

     “噫!”

     斋恩特没有面向艾士等人,但是她们也知道这句话说的是什么意思。不知不觉变得冰冷的语气,让艾士在瘫坐的姿势下,瞬间挺直了腰板。

     “我就当做没看见好了,眼前的对手也不是那么简单解决的。”

     两次掉入地狱跟又回到天堂的艾士,稍微安心了一点,颤抖着双腿站了起来。

     “那边那个男人婆,你是她们的老大吗?”

     听着弥莎的恶言挑衅,旁边一并紧张的巴泽特斜眼瞪向了她。最后排的克劳斯一直在努力尝试站起来,但是消失的力气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回满的。

     “放心吧,我不会出手的。”

     说完就看向旁边的三人,使了个眼色。

     接收到命令的三人,各自使用出了技能。

     艾士操纵着尘土,形成了数十根棕灰色的针状飞行物,旁边的弗洛斯也用青蓝色的冻气形成了尖刃状的冰块。两人制作出来的飞行武器,面朝着它们的敌人,如同雨水一般密集。

     被弗洛斯搀扶着的弗雷姆,也缓缓的举起了右手,橘红色的热气喷出了数颗燃烧着的火球。

     看到这一幕的巴泽特,眼神黯淡了下来,并看向了旁边强颜欢笑的艾士,但她还是攥紧了拳头。

     弥莎微扭过头瞟向旁边有些提不起劲的巴泽特,便没有再去看她。

     “该送你们上路了,猪肉们!”

     “……上吧”

     “嗯……”

     三个人同时发动了攻击,弥莎压低了身子,双手反向拿着一分为二的剪刀,并将散落在自身周围的金色光粒收缩进刀刃中。巴泽特将光枪握在手上,举到了自己的面前。

     能够遮盖住天空各种颜色的尖状物跟火球,悉数朝着二人袭来。

     “到此为止了吗。”

     “这个数量,我实在是笑不出来啊。”

     飞行物们摩擦着空气,笔直的朝向它们的目标飞去,然后不断的刺穿敌人,燃烧敌人,最后只剩下一堆血肉模糊的碎肉块。

     应该是这样的,可是并没有发生。

     “发生了什么?”

     “嘿~~挺会动脑子的嘛。”

     “巨大的、石块……”

     “……是那个混蛋吧”

     面对四人各自不同的反应,弥莎跟巴泽特也震惊了起来。

     在巴泽特跟弥莎觉得已经没希望的时候,瞬间她们的头顶上出现了一块巨大的石块。仔细一看,能清楚的看到有一面是平面。也就是说,那是某栋设施的顶层的一角。

     随后巴泽特像是明白了什么,回头看向最后方的那个人,弥莎也随着巴泽特的视线看去,这才想起来那个人的能力。

     “嘿、嘿嘿,感谢我吧,女人们咳!”

     单腿跪在地上咳出血的克劳斯,举起了一只手,将巨大的石块移动到了两个人的头顶。但是他的样子非常奇怪,脸上的青筋像是要暴突出来,明明身体其他地方没有受伤,却渗出了不少的血。

     “我可是、在最后面呢,咳咳!开阔的视野、比谁都看得、远,咳咳、咳!”

     不断咳出血的克劳斯,终于支撑不住身体,往地上躺了过去。

     “克劳斯!”

     巴泽特喊了一声,不是一直处于平静的她,而是有些上扬的声调。想要冲过去看看躺在地上的克劳斯,但是克劳斯艰难的抬起手阻止了巴泽特。

     停在原地的巴泽特有些颤抖,随后转过身,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看在眼里的弥莎走到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让开!”

     “不让。”

     “你是敌人吗?”

     “我是同伴。”

     “那你就给我让开!”

     “你这样冲过去只会送死。”

     “……那我也要……”

     “迅速解决完战斗,然后带着那边那个大叔去医院,你是这么打算的吧。”

     “……”

     被戳中心思的巴泽特,像是咬了苦瓜一样,露出了难看的脸。还想要说些什么的巴泽特,张开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别给我在那调情了混蛋,快点让我们杀死你们,我现在全身很脏,还要回去洗澡呢!”

     “还是老样子呢,艾士,你就不能稍微淑女一点吗?”

     艾士破口大骂了出来,一旁双手抱胸的斋恩特无奈的叹了口气。听到艾士的怒吼,两个人都没有去看她,只是各自在互相瞪视着。

     咚!

     此时响起了先前听到过的钟声。

     所有听到钟声的人,全部抬起了头。

     “又、是、这样!”

     “天空……是这样啊,在二楼完全看不见,还有这种事情发生呢。”

     “这件事完了之后,我一定要好好问问那个情报贩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咚!

     “……和刚才”

     “一样……”

     “可恶,好像上面比较有趣,真是便宜了那个狗屎伪君子混蛋!”

     “注意你的措辞,艾士,那家伙好歹也是同伴。”

     斋恩特显得并不惊讶,反而感觉她有些兴奋,不知道她是在跃跃欲试什么。

     “看样子该我了,你们就在这里拖住她们,我要去‘工作’了。”

     听到这话的三人,不禁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并且也明白了之后该怎么做。

     因为刚才的钟声恢复冷静的巴泽特,重新握好了光枪,准备先发制人。但是她们却听到了嗒、嗒、嗒的声音,而准备转身走背后大楼门口的斋恩特也停住了脚步。

     努力抬起头的克劳斯、微扭过头的巴泽特、身体侧站只用余光看的弥莎、相互搀扶表情有些僵硬的“情侣”、面目狰狞又有些欣喜若狂的艾士、摆出一副一丝不解的斋恩特,所有人都在看着这个人,并且没有一个人去阻止他的步伐。

     一身白色的西装,赤红色头发的男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