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回来以后
    在“LUX医疗设施”里围绕着阿瑞斯与丘比特的战斗,已经过了三天的时间。

     现在是四月二十三日,星期二。

     韩宁自从那天早晨,和贞德互相拥抱在一起哭泣过之后,就一直闷在家里哪也不去。

     包括学校跟汉堡店,甚至连那间『天主之家』的孤儿院也不再去了。

     换句话说……

     “嗯~~~~没有生活来源了……”

     贞德双手环胸,皱起眉头,闭上了眼,想了半天只说出这么一句话。

     “唉,现在韩宁是那个样子,我们今后到底要怎么办嘛!哈啾!”

     银铃双手撑着跪坐在沙发的一角,有些忧郁的眼神看着贞德的侧脸,并且打了声喷嚏。

     “脏死了!”

     “抱歉……”

     “……”

     听了贞德说明的全过程,大概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莱娜,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语。

     在四月二十日结束战斗的那天清晨,韩宁不知道看见了什么,跑了出去,随后贞德也追了上去,只留下莱娜和银铃在孤儿院的门口傻眼着。

     “怎么回事,那两个人……你知道些什么吗?”

     银铃鼓起了两腮,扭头问向满脸问号的莱娜。

     “……不……知道……”

     莱娜摇了摇头回答了银铃。而此时,这所孤儿院的看护长走近莱娜和银铃,用着慈祥的笑容看向二人。

     “你们两个,要不要先进来喝杯茶,这个天气就要下雨了,你们也不好回去吧?”

     莱娜听到这些善意的话语,不知道如何是好,并且手足无措的让她显得更加可爱。而一旁的银铃来回歪了歪脑袋,嘴里发出“嗯~~”的声音。

     “不了,刚才那家伙说过了,让我们先回家。”

     “可是,这个天气……”

     “没关系的,不管是下雨还是下神明,我们都一定要回去的,走喽,妹妹。”

     看护长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看到银铃潇洒的转身,便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昨天……谢谢……您的………照顾……有时间的……话……我会在……来玩的。”

     莱娜磕磕巴巴的说完这些感谢加奉承的话,对着看护长鞠了一躬,小跑的跟上已经前行的银铃。

     同时,韩宁心仪的女孩,王雁云来到了看护长的身边。

     “韩宁,那几个孩子怎么回事啊?”

     看护长听到王雁云发出的疑问,没有看她也没有做出回答,只是叹了口气,便扭头走向孩子们的方向。

     “看护长?真是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没有事吗?”

     听到旁边传来了温柔的呵护,王雁云扭头看去,是自己的男朋友,左原。

     “我也不知道,看护长看起来在生气,韩宁见到我就跑了,到底是怎么了?”

     “说的也是呢,究竟是怎么了呢?”

     左原对一无所知的王雁云附和着,并且嘴角有些微微的上扬了起来。

     “你,是在偷笑吗?”

     “!?”

     “!?”

     突然在两人的上方传来了一股充满怒气的声音,寻着声源方向看去,是应该已经走掉的那名女孩才对。

     如同休息的野兽一样站在石柱上面,浅蓝色与少许白色色调的和服,如同不合身似的两边的肩膀露出来,金色茂密的中长发被微风吹拂着,头上一部分的发丝被捏成了耳朵的形状,金色的眼瞳瞪视着站在门口的两人。

     “你、在说、什么?”

     受到惊吓的左原留着冷汗后退了一步,惊恐的看着用毫无慈悲的眼神,紧紧盯着自己的那名散发出野兽气质的少女。

     随后那名少女跳了下来,落地的瞬间迅速靠近左原的脸庞,旁边心惊胆战的王雁云捂住嘴差点叫了出来。

     “原来你是这种人啊。”

     银铃用冰冷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然后转身面对王雁云。

     再次受到惊吓的王雁云用力的捂紧了嘴巴。

     “你是真的,不知道韩宁的,心意?”

     听到用冰冷的语气说出来的话,王雁云睁大了她的眼睛。

     银铃看到对方没有任何回应,便不再跟他们纠缠,直接朝着先前同样的方向走了回去。

     两人看着走掉的背影,还看到了一直在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们的莱娜。莱娜不发一语,直接扭过头,跟着银铃走了回去。

     就在两人逐渐缓平心情的时候,天空响起了一阵轰鸣声,再次将两人的心脏提了起来。

     而在另一边……

     “糟糕,下雨了,快点跑回去!”

     “还不……是你……非要……吓唬……那两个……人……”

     一边奔跑一边用手护着整个头部的银铃喊了出来,学着银铃的姿势也在跑着的莱娜,责怪起银铃。

     “那也没办法啊,谁让那个混蛋嘲笑韩宁的,而且听我说了猜测,你不也是同意的嘛!”

     “……”

     “别无视我啊啊啊啊!”

     下起倾盆大雨的无人街道,响起了银铃咆哮的声音,但是最终,还是被天空中的轰鸣声所淹没。

     1

     银铃和莱娜回到了家中,先把湿透的鞋子脱掉,然后不顾身上掉落的雨水,朝着浴室走去。

     两个人都把眼睛放在浴室内挂在墙上的花洒。

     “……你……先用……吧。”

     莱娜把第一个洗澡的权利让给了银铃,并且准备把门带上,自己先出去。但是这时银铃一把抓住了莱娜,并把她拉进来。

     她盯着莱娜的眼瞳,而莱娜的眼瞳中也映出了银铃不高兴的样子。

     就这样沉默了一会……

     “你先用。”

     噔!

     说完这句话,银铃迅速的走了出去,并把门用力的带上,只留下了不知道为什么的莱娜。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为什么不跟她一起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浴室门口不断责怪自己的银铃,露出了泄气的表情。

     当莱娜洗完的时候,正好是贞德和韩宁刚进门口。

     “呜哇!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是遭遇水难了吗?”

     在门口站着的两个人,已经无法用“淋雨”这个词来形容了。不管是低头不语的韩宁,还是一脸疲惫的贞德,全身上下能看到的地方,都可以挤出一盆水来的样子。

     “我们走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雨下的最大的时候。”

     贞德有气无力的说出了这句话,用眼光瞄了一下旁边看不见表情的韩宁。

     “走回来!你们疯了吗?这么大的雨还要走回来。”

     “总之有很多事情发生了,蠢狐狸先让开,我要洗个澡。”

     贞德不去看惊讶的银铃,也只扫了一眼刚洗完澡穿着浴袍的莱娜,抓着韩宁的手准备往浴室走去。

     “等一下,这也要有个先来后到好吧。下一个要洗的是我诶,话说你去浴室干什么要拉着韩宁一起去啊!”

     贞德本来就看起来很疲惫的脸庞,这次显得更加疲惫了,直接转向银铃,把韩宁的手抬起来,放到银铃的面前。

     “那你去陪他洗!”

     “!?”

     “你倒是去啊,现在这家伙不管说什么干什么都不在意。”

     “……”

     银铃整个人僵住了,莱娜也从中听到了重要的信息,整个空间瞬间寂静了下来。看着没有人在说话,贞德相当于是拽着眼睛无神的韩宁走去浴室。

     并且,因为从最早等到最后的银铃,穿得太少,时间过长,已经感冒了。

     “哈啾!”

     2

     韩宁从那天下雨开始,一直两眼无神的躺在床上。而且完全不吃东西,不管贞德怎么强硬的往他的嘴里塞,他最后都会吐出来。

     莱娜特意从电视中的美食节目里,学会了煮粥。并且贞德这次成功将粥灌了进去。

     三个人每天轮流的照顾韩宁,并且因为没有韩宁,短短的三天时间就挥霍了不少韩宁存下来的钱。

     不管怎么跟他说话,甚至是摇晃他,都没有一丝的光亮回到他的眼睛中。

     他这种状态,一直从二十日持续到了二十三日。

     学校也不去,而且也没有请假。本来贞德还想着要去替他请假,但是又一直担心韩宁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银铃是个笨蛋,完全信不过。莱娜太温柔了,一旦韩宁要是因为什么刺激而大闹,肯定会伤到莱娜的。

     而且,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没钱是很难办的……”

     估计那个汉堡店已经把韩宁开除了吧。孤儿院的话……韩宁也不会再去了吧。

     “……我可以……去……工作……”

     莱娜突然说出来的话,震惊了贞德跟银铃的鼓膜。

     “你在家就好,要工作也是这只蠢狐狸去。”

     “为什么啊!为什么一定要是我啊!你去不就好了嘛!”

     贞德装模作样的掏了掏耳朵。

     “你经常不发一言的就离家出走,而且一走还是几个月,一回来就跟没事人一样,明明就是个吃白饭的。”

     “我……你……我、我……”

     被贞德说的无地自容的银铃,一世语塞,什么都说不出来。

     “再说了,我和银铃出去工作的话,万一被什么人标识出来不就麻烦了嘛。而且,莱娜也不行。”

     “……为……什么……”

     现在还不知道莱娜只是单纯的被封印进美杜莎的身体里,还是她本身就是美杜莎,又或者她是真的从千年前传送到这里的,虽然可能性很低。但是让整体不明的莱娜出去的话,各种意义上都是不利的。

     “因为外面很危险,你是我们家的孩子,不能随便出去。”

     “……”

     因为贞德的这句话,莱娜有些脸红了起来。

     “我也是这个家的孩子好不好!”

     “那你说说看你今年多大了!”

     “……”

     银铃也想被宠爱,但是贞德的一句话,银铃就闭上了嘴巴。

     “所以说,到底生活来源从哪来啊!”

     银铃抱着脑袋趴在桌子上,贞德皱起了眉头,莱娜的头低了下去。

     就在所有人束手无策的时候,有人按响了这个家的门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