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雷
    韩宁从孤儿院回到家中,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掏出钥匙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想要说句我回来了,结果第一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贞德用怒气的眼神阻止了。

     韩宁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理解了现状。展现在他眼前的是,早上刚醒过来的莱娜,现在满脸幸福的躺在贞德的腿上,呼呼的睡着。就像刚出生的婴儿一般,毫无顾虑的安眠着。

     贞德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厨房,韩宁知道她的意思。就是说,别磨磨蹭蹭的了,赶紧去做饭。

     对于拥有这种默契度的韩宁,则是苦笑的对自己感到了绝望。

     打开冷藏冰箱,发现食材所剩无几,今天早上的做的三盘素食,原材料都是贞德拿出来洗的,所以他并没有看冰箱里还剩下什么。

     “今天下午,要不要去一趟商场?”

     韩宁非常小声的对着贞德说着,而贞德只是眉头紧皱,头颅歪着,表示“为什么一定要问我”的意思。

     “食材不够了,而且你看,那孩子的衣服不也是需要换洗嘛。毕竟她穿成这样,真的很困扰啊。”

     莱娜所穿的,依旧是那一身白色的粗布衣裙。

     这一句对于韩宁来说,是充满了心酸与痛心的话,毕竟要处处为家计着想,可却被韩宁硬生生的用若无其事的语气说了出来。

     贞德闭上眼,双手环胸,点头示意,表示了理解。随后又用充满血丝的双眼怒瞪向韩宁。韩宁认为有一种气势化作了狂风一样,吹过他的全身。

     当然,韩宁知道这个意思。

     “我想要去购物你推三阻四说我乱花钱,我的衣服都是外面别人穿过便宜淘回来的,怎么到了这个小妮子你就不心疼口袋里的金钱了,还要去商场?你是要偏心到哪种程度才甘心啊你这个混蛋,色鬼,秃子!”

     韩宁挠了挠头,准备用剩下的食材做一顿美食,即使是单调的几种蔬菜,也想让莱娜吃的好一点。

     幸好今天早上的米饭并没有被某人吃掉太多,所以只要将菜色的味道稍微加重一点就好了。

     贞德轻摇还在入睡的莱娜,莱娜起身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看见面前的矮脚桌上已经做好了香喷喷的饭菜,想要下手抓去吃。

     韩宁立刻阻止了这种不想再见到第二次的光景。还好贞德将如何使用筷子的知识也传输给了莱娜,莱娜虽然困惑着抓住筷子,但是很快熟练的使用了起来。

     “说起来,咱们的附近,好像有复数神明存在。”

     韩宁对着狂吃不止的贞德抛出了一个意外的话题。

     “复数?你又去找那情报屋了?都说了多少遍了,那种人不要频繁的接触啊。”

     “毕竟情报很重要嘛,你看,你都没能感知到神就在附近,这种事对咱来说可是硬伤啊。”

     贞德放下手中的碗筷。

     “我说啊,神这种生物简直就是可以用不可理喻来解释。我不是感知不到,只是范围很短而已。算了,然后呢,你说的复数是几匹,又是什么样的神明?”

     “不知道。”

     韩宁轻描淡写的回答着面前哑口无言的贞德。

     “……”

     “毕竟没有收取任何代价,所以我也没有多问了。总之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

     “韩宁啊,你这样,会死得很快的,讲真。”

     韩宁并没有多说什么话,虽然他自己也知道情报是越详细越好,不过对于需要付出的代价包括自家财政这一方面,他果断的选择了守财奴本性的做法。

     三人吃完饭,韩宁草草的收拾了一下。

     “我今天尽量早点回来,你可别教坏这孩子哦。”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可是英雄诶,我可是圣人哦。你不应该对我多尊重一点嘛。”

     “别把你死后五百年才送给你的称号搬上来,很掉价的,那么就这样了。”

     韩宁随口的说完就把门强硬的关上了,只留下生着闷气的贞德,以及不了解对话含义的莱娜。

     “真是的,那家伙还真是有够随便应付我的。总有一天我要让那小子吃到苦头。”

     莱娜看着自言自语的贞德,用手捏住贞德的衣角。

     “吵……架……不……ha……好……”

     贞德收起了不是真心生气的表情,伸手抚摸莱娜的头发。

     “别担心嘛,我不是真的生气啦。对了,干脆和你讲讲他的故事怎么样,啊,很枯燥的,我看你还是别听了的好。”

     莱娜摇了摇头,瞪着圆滚天真的大眼一直看着贞德。

     贞德叹了口气,说了句“真拿你没办法”作为开始。

     “毕竟以后就要一起生活了,了解一下也是好事。那是……”

     1

     那是一间独立在山上的孤儿院,前身是一间天主教教堂,虽然因为各种原因这里被改造成了孤儿院,但这就是故事的舞台。

     南边的天空被染上了晚霞之色,即将西落的夕阳将室内渲染出强烈的光暗反差。地板砖反射出的夕阳光辉映现在三人的眼瞳当中。孤儿院的其他人不是在自己房间内休息,就是在食堂或是游乐室。所以这三人就明目张胆的站在二楼的走廊上。

     其中一人拥有宛如出自神之手做出的陶瓷工艺人偶般面貌的女子。

     “大概情况现在我也不好说,不过我需要你们的协力帮助呢。”

     另一人是一名稚气未脱的孩子。

     “就算你这么说,对我来说这有点天方夜谭了,你还是找别人吧。”

     最后一人则是拥有着土金色的短发,短发的程度就好像女扮男装那样的脱俗发型。

     “这小鬼说的没错,你把我带下来我还以为是什么事,你竟然想让我凭依到这小鬼身上,绝对是恶劣的玩笑。”

     “真意外啊,我和你这个老女人的想法是一样的,我才不想你附身到我身上呢,想想都起鸡皮疙瘩。”

     韩宁作势般的抖了抖身子。

     “你这臭小鬼,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先说好,我可是十七岁,永远的十七岁。”

     贞德则是有些恼火的看着韩宁。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都不要吵了。这种事需要慢慢来,你们就先磨合一下,迁就一下对方嘛。贞德,你是十九岁啦。”

     路西法像是管事婆一样,劝解着初次见面的两人。而贞德则是非常在意自己的年龄。

     “闭嘴,我说十七就是十七,我有两年是在地牢度过的,所以不算。还有麻烦你别跟个没事人一样,你说的那些话我至今都是半信半疑。……虽说想都没想就跟你跑下来,不过我现在依然有权利好好斟酌一下。”

     贞德将矛头转向了路西法,路西法只好搔搔头闭口不言。

     “又是神要灭世又是神要信仰的,还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一个光球变出了这个老女人,眼见为实是一回事,可是我根本听不懂好吗。我一直都想知道为什么你要跟着我回来这里?当时在那个坑边我都回答了你的问题,看样子我是回答错了你才揪着我不放吧。”

     韩宁也有气无力,满脸疲劳的看向路西法。

     “别这么说嘛。你的回答我很欣赏的,但是这种紧要关头,一定需要你来做的,我都已经给你……不,没什么。总之你们两个要好好相处哦。”

     路西法打开走廊上的一扇窗户,张开了隐藏起来的翅膀想要飞走。

     但是路西法不知道什么原因,两个翅膀死活都无法活动。她扭过头去看,两个翅膀,一边一个人,死抓着不放。

     “诶?你们两个,干什么这是。别揪了很疼的。”

     “搞什么啊你这家伙,自顾自的把我带下来,又想撇下我自己一个人逃跑,随意也要有点限度啊。”

     “你莫名其妙的掉下来又问我莫名其妙的问题还莫名其妙的跟我来到了这里,最后又莫名其妙的想甩给我这个老女人,你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什么叫老女人啊,我真的是十七岁。”

     “得了吧你,刚才自己都说在地牢待了两年,还想说十七岁,你不都是死了五百多年了吗,算上四舍五入的话,你已经是个六百年的老人妖了。”

     “你说什么。”

     两个人拼尽全力抓着路西法的翅膀,路西法也想要拼命的挣脱开两人的双手。不过怎么说呢,这幅景象真的是很惊人呢,两名怒视对方却无视被抓住的人。

     “够、够了,我知道了,先放手,先放手好吗,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一定会有妥协的办法的,总之你们两个混蛋先给我放手很疼的啊!!”

     路西法眼角含泪的嘶吼着。

     “才不放呢,一放手你就飞走了。”

     “虽然很不想承认这个小鬼说的话,不过就仅限这次,我跟他想法是一致的。”

     对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条铁则,不配合的两人也终于合作了一把。

     而路西法,不夸张的说,真的已经要哭出来了。

     “我放弃,我说真的,我错了,我真的不会走,先放手好吗,呜呜,很痛的。”

     2

     经过各种各样的奋斗,路西法在走廊的一旁蹲下,时不时还能听到啜泣的声音。

     而旁边冷眼旁观的两人,没有一点想要道歉的心情,只是默默等着这个女人哭完之后能够好好解释事情的缘由。

     过了好一会,路西法站了起来,转向两人,摆出姿态凛然的样子。

     “你们到底想我怎么样?”

     “就算你红着眼睛说这句话,我也不会觉得很帅气哦。”

     “总之你能够好好说明一下吗?为什么我一定要跟这个女人做那些麻烦的事啊。”

     贞德环胸奚落着路西法,而韩宁只是想知道原因。

     “我不是已经说了吗,上面的那群家伙,不久之后就要放一大堆魔物到人世间做乱的啊。不只如此,就像贞德这样的人一样,会在世界各地苏醒过来,就连神也会亲自下来的啊。”

     路西法口沫横飞的解释着,而两人的态度却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所以呢?”

     “那又怎么样?”

     “啊?”

     三个疑问碰撞在一起,路西法已经膛目结舌了。

     “我已经是个死人了,而且我被自己的国家背叛了哦,所以他们的后代是死是活我没有兴趣,不如说这样更好才是。”

     “如你所见我是个孤儿,这里又是深山老林,就算毁灭也是那群随便就能抛弃我们的人先毁灭,有什么不好。虽然这不是什么正义啊帅气的话,也不是什么昧着良心才说的,既然神要毁灭世界,我们大家也只能友好的手拉手一起去死了。”

     “……”

     贞德玩弄起自己的手指甲,韩宁手托着下巴看向窗外。

     路西法看着这样毫不在乎的两人,脑中浮现出了一大片空白,感觉到狼狈的是自己,至始至终都是自导自演的无用功般的屈辱。

     她没有什么话能够说出口了,觉得自己不是词穷,而是对于这种情况绝对没有想过会发生。

     拯救国家的大英雄,吸引自己的人类之子。按理说这应该是最初的人类英雄才对,自己是想要制造一个开始的起点而已。

     没想到起点设置好了,却放弃了站在起跑线上。简直就是不敢相信,这两个人都太轻描淡写世界的危机了。是自己没有表达清楚吗,还是自己的直觉找错了人?

     不管是哪种情况现在都已经为时已晚了,理想是想要这两人作为最初反击的狼烟,没想到柴火找好了,可就是点不着火的感觉。

     如果,如果只有一个小契机的话那就好了,这两个都是特殊的人,是自己选择了他们,没想到会有这种反效果,与其说这是预料之外,不如说游戏的最开始就已经把规则理解成其他的游戏了。就好像明明是在下象棋,却被下成了跳棋的感觉。

     想要寻找什么契机,想要发生什么奇迹,独自思考的路西法,觉得那也只能是无用功而已,就在想着应该放弃这两个人的时候。

     天空瞬间乌云密布,本来有一小段时间消失的夕阳,被乌云遮挡住了。路西法定睛仔细察看,天空是被乌云遮挡住了没错,但是夕阳是被一团黑雾遮掩住的。

     路西法意识到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态正在发生,忽然眼中却看到了一道亮光,没过几秒,听见了震耳欲聋的轰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