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梦
    又是同样的场景,记得不久前就已经见识过了,是什么时候呢,像是遥远的时代,又像是最近。可是却又再一次来到了这个梦境,到底是为什么呢?

     同样是那名少女,向神明祈祷同样的愿望,最后被现身的神明推入了无尽的黑暗当中。

     当黑暗消散之尽,依旧是那名美丽的女神出现在自己眼前。

     可是,与先前不同的是,能够清楚的听见了声音。

     “对不起,对不起,但是,我希望你能够活下去。”

     错了,一直以来我都是错的,那不是厌恶的眼神,那是充满悲痛的眼神,那是在可怜我的眼神。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知道她有这个意思。

     视线的角度增高,双腿没有了任何感觉,以及意识逐渐远去。

     啊啊,这样的话,这个讨厌的梦境,终于可以消失了。

     睁开双眼,梦境并没有消失。反而更像是梦的延续。

     我看着一个一个的村民露出惊恐的表情。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大喊大叫呢?为什么要逃离我的身边呢?

     那是一名母亲紧紧抱住怀中的孩童,流着泪水看着我。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哭呢?

     我向她们伸出手,可是这真的是我的手吗?蓝灰色的鳞片闪耀着太阳的光辉,手的指甲宛如打磨过的利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自己的手掌变大了一圈。

     “走开,怪物。”

     我的身体惊了一下。怪物?我吗?我只是想帮助你们,我是莱娜啊。

     我想要张嘴说话,可是怎么也无法顺利的发出声。但我自己的耳朵却听见了从嘴里发出来的声音。

     那是非人的咆哮,那是惨寰的叫声,那是属于怪物的嚎叫,那是,我的声音……

     走向宁静沉稳的海边,朝海面上的倒影看向我自己,这是什么?

     这个是我吗?是我眼花了吗?是水面变脏了吗?难道是海洋中的另一个世界吗?

     我回头看向那些村民,无数的女人用手中的鱼叉对准了我。我再度回头看向海面,这个,真的是我啊。啊,是这样啊,原来如此啊,被诅咒了啊。我,被神唾弃了啊。

     这就是我的惩罚吗,这就是我的罪过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习惯了这个身体,甚至连绝望都忘记了。被自己想要守护的村民们赶到了山上,山上有一个自然形成的洞窟,自此我就住了进去,想着在附近也能让村民免受盗贼们的迫害吧。

     常年的思考,陷入了停滞。自己觉得这样也好,受到惩罚的只有我一个人。这个样子的我也不需要进食,甚至连呼吸都不想做,就这样逝去该有多好。

     突然有一天,天空响起了雷声,开始下起了大雨,那落在地上的雨滴,声响足以贯穿岩石。

     我认为有什么不对劲,爬出山洞看向天空,阴暗不详的乌云,密布了苍蓝的天空。距离海面遥远的这里,却听到了海浪拍打的声音。朝着山下看去,那是我的村庄才对,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呢?为什么会被淹没了呢?为什么海水要不断的涌向村庄呢?为什么激流的海浪中,会出现人类的手呢?

     明明我已经受到惩罚了才对,可是为什么呢?村民们明明没有任何罪过,为什么要受这样的刑罚呢?

     难道身为人类就是错误的吗?难道我们人类就没有活下去的权利吗?难道对于神明来说,我们只不过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吗?为什么生命就这么简单的消逝了呢?

     难道就没有哪位神明为我解答吗?有些想通了,啊啊,是吗,是这样啊。

     原来神明大人,都是群随心所欲的家伙啊。是吗。这个样子啊,惩罚我只是个开始啊,还是说只是场游戏呢?

     我不知道,我不想知道,我不需要知道。复仇,我只要复仇就可以了,对,向神明们,复仇就好了,杀掉他们就对了。

     经过了多少年呢?本来最开始只是四处破坏神殿,想要将那些不负责任的神明引出来而已。却一直有人类的士兵来阻止我,想要杀掉我,我很害怕,一名士兵举着长矛向我突刺而来。

     我只是想要推开他,我没想要杀死他,可是他却被我拍飞,那样一动不动的躺在了地上,从身体里流淌出了红色的液体,而且还是非常大量的红色液体。

     我想要道歉,我拼命的想要说话,可是却只有这惊悚般野兽的咆哮而已。

     其他的士兵纷纷扔下了武器四处逃窜。

     不是这样的,请听我解释啊,求求你,不要走,听我解释啊,我没想要杀人。

     我想要抓住一名士兵停下来听我的解释,可是,可是,可是……

     那名被我抓住的士兵,就那样,简单的、轻易的、容易的、毫不费力气的,捏碎了。

     对不起,对不起,你也是有家人的吧,可是这不是我的错啊,对,是啊,这不是我的错,是你们不好,是你们想要阻止我,是神明将我变成了这样,没错,这不是我的错。

     我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手掌,我理解了。啊,对于神来说,我们就是这样弱不禁风的生物。

     我恨,我恨夺走我一切的神明,我恨这个世界,这个夺走我一切的神创的世界,没有存在的必要,对,这种世界没有必要存在。

     我要杀戮,我要破坏,我要摧毁这神造的一切。

     终于,还留有人心的少女,变成了只为杀戮而存在的怪物。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少女封闭了自己的心智。

     视野突然忽明忽暗,那是一个黑夜,被火光燃烧着的黑夜,四处都是废墟,只留下我一个人站在那里。

     视野再一次忽明忽暗。

     那是四处逃窜,哀嚎遍地的人类,而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

     忽明忽暗。

     那是华丽的王座,周围的人类露出绝望的表情,我的手中提着一颗戴着王冠的头颅。

     忽明忽暗。

     那是一座神殿,我站在无数的尸体之上。

     忽明忽暗。

     红色的河流,我的四周散落着各种不同的肉块。

     忽明忽暗、忽明忽暗、忽明忽暗……

     忽明忽暗,那是,守护着孩子的母亲。

     “怪物,走开!”

     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对,我不应该这样做的,我不应该是这样的。我是人类啊,听我解释,我是人类,是跟你们一样的人类啊,求求你们了,听见我的声音吧。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我拼命想要解释的对象,在我的手中,只化作了一滩血肉,以及两块黑红色的布片。

     谁来,谁来,求求你们,神明你们听见了吗,求求你们,谁来,杀了我,派一个人,来这里杀了我啊……

     不管如何的呼喊,不管怎样的呐喊,都没有人听到我的声音,都没有人明白我的意思。

     拜托了,我只是,想要有一个人,能够杀了我。

     这个时候,在绝望的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不是的,我见过她。

     是那名漂亮的女神,那美丽的程度,就犹如奥林匹斯山都会为之颤动。

     太好了,终于,是她,是她的话,就可以,杀了我吧。

     她是过来这里,过来杀我的吧,那么就快点吧。

     趁我还没有做错更多的事,来杀了我吧。

     可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哭呢?

     为什么,为什么摆出一副痛苦的神情,为什么你要这么悲伤的哭呢?

     是同情我吗?是可怜我吗?是惋惜我吗?是怜悯我吗?是哀怜我吗?

     不要,不要这样,不要用这种神情看着我,不许这样可怜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怪物从嘴中露出了獠牙,朝着女神扑了过去,而女神只是将带有一颗头颅的盾牌举到胸前,然后我的意识逐渐远去。

     当醒过来的时候,四周全部都是黑暗,身体不能动,被什么压住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不出任何的原因,只记得一件事,杀了我,只要有一个人,杀了我,杀了我就好。

     听到了什么声音,感觉有人再叫我,是遥远的前方吗?

     我开始用爪子不断的挖掘泥土,就连为什么会在地底下都不从而知。但是只知道要去那里,一定要到那里去,有人在呼唤我。

     当认为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开始往上爬,我寻找那个呼唤我的声音,可是哪里都没有发现呼唤我的人,周围都是四处逃窜的人类。习惯了这样的场面,怎么找都没有发现呼唤我的人,感到了迷茫。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确实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去看,我看到了一名人类,感觉到了这名人类非同小可的氛围,这不是一般的人类。

     身体忍不住颤抖,并不是被他特殊的气息所威吓,而是,终于,终于找到能够杀死自己的存在了。

     止不住兴奋的鼓动,我需要寻死,我想要寻死,来吧,杀了我。快过来,杀了我,以人类的手,以人类的身份,杀掉曾是人类的我。

     为什么不过来呢?我感觉到你的身上有不同寻常的气息,你一定,能杀了我,你一定要杀了我,你一定会杀了我啊!

     我试着发出嚎叫,向那名人类扑了过去。可是他为什么不进攻呢?

     不管向我扔什么东西都一样的,来吧,展现你的实力,快点杀了我。

     为什么还不动手,为什么要一个人自言自语?

     我试着向那名人类吐出毒液……

     “也就是说,救她就可以了吧。”

     听到了他的声音。

     什么?救她?救谁?救我?不要,不要说这种话,不要,不要怜悯我。你必须杀了我,你必须作为人类,用人类的双手了结我才行。

     我没有被拯救的价值,我没有被救赎的资格,求求你,杀了我啊。

     为什么,为什么吐不出毒液?为什么身体动弹不得?

     好痛苦,好难受,不要,不要这样折磨我,咕……就这样,就这样杀了我。

     光?看到了光,好温暖,啊,好温暖,真的是,很温暖。这种感觉,好舒畅,这就是,我的末路吗。谢谢你,人类,谢谢你,谢谢你阻止了我,这样,我就可以,消失了把,我可以解脱了吧,谢谢你。

     我睁开了双眼,感到自己的头上有着在梦里也曾感觉到的温暖。不对,跟梦里相比,这样的温暖,还要加上温柔才行。

     我睡着了吗?因为被这名金发的女孩抚摸着,所以睡着了吗?

     “啊,你醒了。没关系哦,韩宁那家伙不在,你可以多睡会哦,已经很累了吧。没关系的,我们会保护你的,所以,放心的睡吧。”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为什么要这样温柔的待我呢?虽然我不记得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想不起来刚刚梦见过的事情。

     可是却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残留在心中。那就是我不应该拥有这样的资格才对。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明知不可以这样被对待,我却舍弃不了呢?

     这种感觉我很安心,很温暖,很温柔,很舒服,很想被这样对待。

     “喂喂,不要哭嘛。做恶梦了?”

     我看着那双带有笑意的蓝色眼瞳,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就是噩梦嘛,有什么好哭的,乖,乖。不用害怕,我一直都陪在你身边哦。”

     这种温柔,这份温暖,宛如在母亲的怀中安心一般,心中流过一丝热热的暖流。这样真的好吗?神啊,我这样被对待真的好吗?真的不会遭到什么天谴吗?我真的可以继续这样吗?

     明明有着痛苦的回忆,明明有着不能忘却的心情,可是我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呐,神明大人啊,请回答我,我真的有资格这样幸福吗?

     我缓缓的闭上双眼,匍匐在这名女孩的大腿上,感受着这份不知多少年未曾感受过的温度,再一次入眠。

     在自己的梦境里,像是忘年之交,又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一样的漂亮女子出现了。

     不知道该怎样用语言来形容那个人的美丽,被微风吹拂过的蓝紫色长发随风漂浮。微笑的看着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你又要哭呢?啊,这不同于那种眼泪吗,我明白了,你这是喜悦的泪水吧。

     不认识的神明,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的意识当中,我也做起了很久没有做过的,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