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十四章吞蛇胆
    这一章本来是昨天应该更新的,十分抱歉,昨天忙着做善后处理,要办一次家真的不容易,忙完了已经太晚了,真心的没有思路和精力去码字了,所以今天才更新,放心清净或找机会补上的,最后求几个收藏还有点击,新书这些都很重要,谢谢。

     是活着的生物,终究都会死,在凶猛的猛兽,也会有死亡的时候,只是这个时间可能是很长之后,也可能很短,比如现在的魔蛇。

     它的运气很好,同时也很不好,它已经忍受了百十个日夜的饥饿,但是当殷红尘等十人来到这里时,它终究没能忍住到嘴的食物,本来以为十拿九稳,但,现在恰恰是那万分之一的概率发生了。

     魔蛇输给了自己的肚子。

     “噗——!”

     八十一剑,剑光宛若弯弯的玄月,凄冷无情;

     轰——!

     嘶嘶——!

     魔蛇痛苦的嘶吼,它身躯被撼动,开始侧翻,肚腹上巨大的伤口开始流血,开裂,甚至里面的内脏都曝露出来了。

     这是一个机会,是殷红尘几乎耗尽全力要制造的机会,现在它来了,就看殷红尘能不能把握住。

     一个成功的人,可能不会发现和制造机会,但是,当机会出现时后,他们总是能把握住,并且充分的发掘加以利用。

     显然殷红尘现在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因为他一路上都是这样做的,他想要带领更多的伙伴活着回去,不想看到他们死后发硬干冷的尸体;是个人都会有各种理由的,可能是偶然的,也可能是必然的。

     “杀——!”

     他大吼,眼角在淌血,机会稍纵即逝,为了活命,有时候就必须要有付出,不过此刻他的付出显而不值得一提,只是眼角流血,和可能的暂时失明罢了。

     轰——!

     古剑暴涨,宛若回到了曾经剑仙的手中,它古铜色的光芒遮住殷红尘的半个身子——惶惶不可一世。

     咻——!

     殷红尘人剑合一,一声大喝,全身气血几乎消耗一空,只为眼前这救命一剑。

     ——噗——噗——轰——!

     无形的剑气几乎化成了有形的实质,它不可一世,宛若诸神掌中的审判之剑,从遥远的天际割了下来。

     快——太快了——快到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能发现它的痕迹,它几乎无声无息的劈向魔蛇。

     吼——!

     魔蛇受伤的身躯,本就灵活大减,此刻它更加不堪——!

     吼——!

     惨叫,魔蛇凄厉的惨叫声,庞大的身躯不断地在此地翻腾,曾经宛若死神权杖的尾巴,无力而又徒劳的啪嗒大地。

     但是,无用了,它终究也会有死亡的时候,任你权力滔天,任你修为通天,终究抵不过宿命轮回的清算。

     噗——!

     殷红尘坚毅的脸盘一松,如山岳一般不可撼动的身躯陡然一颤,下一刻他宛若曾经的盘古,使命完成,就这般推金山倒玉柱;他身躯几乎没有一处是完好的,浑身骨骼十之七八都断裂了;很难想象他是怎样坚持下来的。

     不过现在,结果是他们赢了,可以活下去了。

     “红尘——!”金陵白雪等还能动的人大吼——!

     但是还能完好的只剩下白雪一人:“快——!白雪,去看一看红尘——!”。

     白雪脸上犹自挂着泪水,一听才反应过来,快速跑了过去。

     “殷红尘——你怎么样了——!被吓我们呀——!”白雪来到殷红尘边,此刻殷红尘几乎浑身浴血,身躯有些地方都已经变形了。

     “快——去山洞,那里应该会有解毒的东西——!”殷红尘嘴角溢血,几乎是费劲了他全部的力量才说出来。

     “啊——知道了,你先别说话,我给你包扎——!”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殷红尘身上伤痕太多了;她都不知道他是怎样撑下来的。

     双腿大腿骨都断开了,甚至有惨白的骨茬子刺破了血肉,漏出来,双臂血肉模糊,双手指骨白惨惨的,胸骨轻微塌陷,肋骨断了有三四根,一身上下就没有一处是好的。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呀——!白雪眼神迷离,以前殷红尘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路人甲,在学院里,没有什么存在感,能看到他的地方总是在一些图书馆或者典藏阁,再或者是被人欺负的时候,不过那时候有谁会在乎一个如此弱的人,能记住的就是刘蟒的强大,和金陵爆发式的泼辣,他总是一个躲在别人背后的弱者。

     但是现在——一切都仿佛在颠覆,这是一个注定成为一个谜一样的男人。

     “滚——!去救他们,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来——!”殷红尘嘶吼,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好——好——我去——你——你先别动,我马上就来——!”,白雪惊慌,他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何要这样。

     之前他不是对大家都很好的吗——!

     “红尘——你这是又何必哪——!”金陵叹息,刘蟒默默不有,只有他们两个明白殷红尘。

     咔吱——咔——!

     殷红尘抬起双臂,一咬牙,陡然发力,战者境界的血焰陡然燃烧,

     ——砰——!

     双臂被他暴力的接了上去;

     噗——咚——!

     他胸膛心脏跳动,一股庞大的力,陡然爆发,——咔咔——咔——!

     胸骨,肋骨被接了上去,再接上来腿骨,然后被殷红尘一一接了回去——!

     残忍——他对自己要比对敌人还要残忍——!

     还清醒的几人,眼角都直跳,甚至额头上都有冷汗冒出来——本以为已经了解他,没想到他还是如此的陌生。

     殷红尘缓缓地坐了起来,身上伤口依旧在流血,但是已经无碍了——这些痛,只是在皮肉伤的,不算什么。

     他一步一一个血脚印;那条魔蛇已经死了——!一双拳头大小的眼睛依旧没有闭合。

     ——噗——!

     殷红尘拔剑,那里是魔蛇的肚腹,在那里有一个大洞,几乎被拦腰截断,就是这一击引发了魔蛇的伤患,它才死的。

     殷红尘一挑,剑尖上陡然挑出来一物,那是一枚足足有成人拳头大小的蛇胆。

     “你们吃吗——?”殷红尘一呲牙,但是却一点儿也不好笑,因为此刻他还一脸的鲜血——!

     “看样子——你们是没有口福了——!那就便宜我了吧——!”